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4章 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

苏浩的衣服被扯破了,嘴角还流着血,模样甚是狼狈,眼神更是擒着痛苦,甚至连那紧握的双手似乎还带着颤抖。

篱落顺着他的视线往地上瞧了一眼,这一眼她傻了,眼泪瞬间决堤而出。

因为羽居然拿她之前用帕子包起来的瓷片挑断了自己的脚筋,此时正狠狠割着自己的手腕,那狠戾的模样让她多看一眼都感觉眼睛痛得厉害。

可少年没有哭也没有喊,好似没了知觉一般,唯有一双眼睛红的如同在血液里浸泡过似的。

血不断从四处喷涌而出,在地上汇成一滩又瞬间染红了衣衫,在那稍显暗淡的衣服上开出满身的红花来。

篱落吓坏了,“哇”的一声哭了。

可少年显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什么都听不见,反而将血淋淋的尖头对准了自己的眼睛。

那哀默大于心死的痛苦眼神,让人不忍多看。

尤其那个此时正被他紧紧盯着的苏浩,脸色更是惨白的如同鬼魅一般。

男人显然很想冲上去阻止,可少年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里却满是恨意,如同血玉里带刺的玫瑰,红的如同火焰一般稍稍一碰就会化作灰烬,让他不敢上前也不敢离开。

“不·······。”

“不·······。”

当少年的手突然落下直直往自己的眼睛里戳的时候,篱落和苏浩双双被吓得尖叫出声。

尤其男人的那声低吼更是低沉破败,如同被撕裂开来的锦布带着难以言喻的破碎。

好在有人动作快,在闪过愣怔的男人又闪过差点吓晕过去的篱落后一把握住了羽的手。

这人不是别人,是毒姑圣。

他快速取下少年手里的瓷片,却来不及包扎他的伤口。

少年不愿意让他碰,挣扎着如一头难以制服的小兽,咬着牙躲在角落里颤抖。

他拿伤害自己来抵抗早已失控的情绪,拿头撞墙在满是鲜血的地板上拖着早已无法行走的双脚,甚至硬生生将自己完好的右手手腕给咬烂了·······。

鲜血就这样在满地涂抹开来,如盛开的鲜花。

篱落哭了,老人哭了,男人的眼睛也红了。

而少年痛苦又悲愤的喘息却没有停,在屋内各处蔓延,每一声都带着隐忍的痛楚。

最后也许是再也扛不住了,在脖颈的青筋突然爆起的那一刻,他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句“滚,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后便再也没了声音,哪怕连痛苦的呻吟都没有了。

眼睛一闭,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显然咬了自己的舌头。

好在老人动作更快,手起刀落将他给劈晕了,才不至于真的将舌头咬下来。

就这样少年晕过去了,如一只伤痕累累的羔羊,一动不动地躺着。

而苏浩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睛红的如同要滴血一般。

篱落猜想,若不是她看着他兴许会哭出来吧!

但没有,男人很快冷静下来,在眨了眨眼睛后恢复了冰冷,只不过眉宇间的痛苦还在,依然浓得化不开。

老人很快为羽包扎了伤口,男人则上前将少年嘴边的血拭去。

那轻柔的动作如同对待一个孩子,眼里除了心疼更多的是后悔。

他小心翼翼将他抱起,又轻手轻脚出了房间,没有多看篱落一眼。

羽被带走了,屋里再次安静下来,安静地让她害怕。

尤其地上那些红艳艳的血,每看一眼都会让她忍不住想起刚才难以想象的一幕而泪流满面。

但显然没人理会她的心情,也没人关心。

门始终锁着,无人看管也无人路过,更别说来个人收拾屋子了。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除了阿力哭丧着一张脸曾给她送过一次饭之后再也没有人出现过。

而屋外的人显然比前一天更忙碌了,船疯狂行驶着甲板上的脚步声也多了些慌乱。

篱落无事可做,只能望着窗外发呆。

雪,飘飘扬扬如晶莹的玉蝴蝶,又如那哭泣的泪珠翩翩坠落,很轻很轻如那不敢哭出声来的悲悯,也如那不敢让人瞧见的伤感,悄然而来又层层落下。

光阴在无声无息中流淌,在不知所措中逝去·······。

夜晚如约而至,屋内的炉火却没有停息,篱落的心却难以平静。

因为船突然停了,甲板上的脚步声显得仓促又忙乱,船只也莫名晃动起来。

不解、心慌,但又无处探寻,只能睁着眼睛躲在被窝里等着,等着有人来同她说一声。

哪怕是死,至少也让她死个明白。

果然,就在篱落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门被人推开了。

石头端着一个托盘出现在门口。

他的伤显然还未愈,走起路来并没有以往来的轻盈,但一身黑衣,再加上脸上的神情依旧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篱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等着他开口,虽然心里很清楚男人显然来者不善。

“怎么死?自己选。”他将托盘搁在床沿后指了指盘里的匕首和药。

那言简意赅又冷血的模样如同来催命的无常,看着并不讨喜。

“羽还好吗?”篱落不怕死,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喝药还是用刀?”男人没有理会她的话,再次冷冷问了一遍。

““追情散”到底是什么?”想了一整天篱落还是想不明白为何糖王看见她会发狂,羽却在看见苏浩后才变了模样,这两者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吗?

但男人显然不愿开口,闭着嘴巴安静地等着,等着她的选择。

篱落无奈,上前端起托盘里的药喝了,没有求饶也没有哭泣,然后往被窝里一躺闭上了眼睛。

石头出去了,船彻底停了,外面安静的出奇。

迷迷糊糊中她睡了,做梦了。

身体越来越热,如着火了一般·······。

很快,梦里来了一个人,一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他的身体很凉很凉如窗外的飞雪。

他紧紧抱住她·······亲吻她·······抚摸她·······然后与她冰火交融后共赴云雨又同赴巫山········。苏浩的衣服被扯破了,嘴角还流着血,模样甚是狼狈,眼神更是擒着痛苦,甚至连那紧握的双手似乎还带着颤抖。

篱落顺着他的视线往地上瞧了一眼,这一眼她傻了,眼泪瞬间决堤而出。

因为羽居然拿她之前用帕子包起来的瓷片挑断了自己的脚筋,此时正狠狠割着自己的手腕,那狠戾的模样让她多看一眼都感觉眼睛痛得厉害。

可少年没有哭也没有喊,好似没了知觉一般,唯有一双眼睛红的如同在血液里浸泡过似的。

血不断从四处喷涌而出,在地上汇成一滩又瞬间染红了衣衫,在那稍显暗淡的衣服上开出满身的红花来。

篱落吓坏了,“哇”的一声哭了。

可少年显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什么都听不见,反而将血淋淋的尖头对准了自己的眼睛。

那哀默大于心死的痛苦眼神,让人不忍多看。

尤其那个此时正被他紧紧盯着的苏浩,脸色更是惨白的如同鬼魅一般。

男人显然很想冲上去阻止,可少年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里却满是恨意,如同血玉里带刺的玫瑰,红的如同火焰一般稍稍一碰就会化作灰烬,让他不敢上前也不敢离开。

“不·······。”

“不·······。”

当少年的手突然落下直直往自己的眼睛里戳的时候,篱落和苏浩双双被吓得尖叫出声。

尤其男人的那声低吼更是低沉破败,如同被撕裂开来的锦布带着难以言喻的破碎。

好在有人动作快,在闪过愣怔的男人又闪过差点吓晕过去的篱落后一把握住了羽的手。

这人不是别人,是毒姑圣。

他快速取下少年手里的瓷片,却来不及包扎他的伤口。

因为少年不愿意让他碰,挣扎着如一头难以制服的小兽,咬着牙躲在角落里颤抖。

他拿伤害自己来抵抗早已失控的情绪,拿头撞墙在满是鲜血的地板上拖着早已无法行走的双脚,甚至硬生生将自己完好的右手手腕给咬烂了·······。

鲜血就这样在满地涂抹开来,如盛开的鲜花。

篱落哭了,老人哭了,男人的眼睛也红了。

而少年痛苦又悲愤的喘息却没有停,在屋内各处蔓延,每一声都带着隐忍的痛楚。

最后也许是再也扛不住了,在脖颈的青筋突然爆起的那一刻,他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句“滚,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后便再也没了声音,哪怕连痛苦的呻吟都没有了。

因为眼睛一闭,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羽显然咬了自己的舌头。

好在老人动作更快,手起刀落将他给劈晕了,才不至于真的将舌头咬下来。

就这样少年晕过去了,如一只伤痕累累的羔羊,一动不动地躺着。

而苏浩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睛红的如同要滴血一般。

篱落想若不是她看着,他兴许会哭出来吧!

但没有,男人很快冷静下来,在眨了眨眼睛后恢复了冰冷,只不过眉宇间的痛苦还在,依然浓得化不开。

老人很快为羽包扎了伤口,男人则上前将少年嘴边的血拭去。

那轻柔的动作如同对待一个孩子,眼里除了心疼更多的是后悔。

他小心翼翼将他抱起,又轻手轻脚出了房间,没有多看篱落一眼。

羽被带走了,屋里再次安静下来,安静地让篱落有些害怕。

尤其地上那些红艳艳的血,每看一眼都会让她忍不住想起刚才难以想象的一幕而泪流满面。

但显然没人理会她的心情,也没人关心。

门始终锁着,无人看管也无人路过,更别说来个人收拾屋子了。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除了阿力哭丧着一张脸曾给她送过一次饭之后再也没有人出现过。

而屋外的人显然比前一天更忙碌了,船疯狂行驶着甲板上的脚步声也多了些慌乱。

篱落无事可做,只能望着窗外发呆。

雪飘飘扬扬如晶莹的玉蝴蝶,又如那哭泣的泪珠翩翩坠落。

很轻很轻,如那不敢哭出声来的悲悯,也如那不敢让人瞧见的伤感,悄然而来又层层落下。

光阴在无声无息中流淌,在不知所措中逝去·······。

夜晚如约而至,屋内的炉火却没有停息,篱落的心则起伏不定。

因为船突然停了,甲板上的脚步声显得仓促又忙乱,船只也莫名晃动起来。

不解、心慌,但又无处探寻,只能睁着眼睛躲在被窝里等着,等着有人来同她说一声。

哪怕是死,至少也让她死个明白。

果然,就在篱落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门被人推开了。

石头端着一个托盘出现在门口。

他的伤显然还未愈,走起路来并没有以往来的轻盈,但一身黑衣,再加上脸上的神情依旧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篱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等着他开口,虽然心里很清楚男人显然来者不善。

“怎么死,自己选。”他将托盘搁在床沿后指了指盘里的匕首和药。

那言简意赅又冷血的模样如同来催命的无常,看着并不讨喜。

“羽还好吗?”篱落不怕死,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喝药还是用刀?”男人没有理会她的话,再次冷冷问了一遍。

““追情散”到底是什么?”想了一整天篱落还是想不明白为何糖王看见她会发狂,羽却在看见苏浩后才变了模样,这两者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吗?

但男人显然不愿开口,闭着嘴巴安静地等着,等着她的选择。

篱落无奈,上前端起托盘里的药喝了,没有求饶也没有哭泣,然后往被窝里一躺闭上了眼睛。

石头出去了,船彻底停了,外面安静的出奇。

迷迷糊糊中她睡了,做梦了。

身体越来越热,如着火了一般·······。

很快,梦里来了一个人,一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他的身体很凉很凉如窗外的飞雪。

他紧紧抱住她·······亲吻她·······抚摸她·······然后与她冰火交融后共赴云雨又同赴巫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