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初步勘查

第二天一下朝,乔西州收到杜子央派人传来的口信,就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军营中,两位统领早已等候在此。

一位是长相文质彬彬的,不太像武将。“属下曾汶鹤,拜见乔将军。”

另一位年纪看起来并不大,略显稚嫩,似乎反应慢了半拍。“属下于平林,拜见乔将军!”

“曾统领和于统领不必多礼,我刚回溯阳述职,这溯阳防卫之事还需要你们给我详细介绍。”

曾汶鹤将一卷溯阳的防务舆图交给了他。“属下负责溯阳城内各个城门关口的防务以及城中巡逻事宜,于统领则是负责皇宫内的防务。”

于平林一直好奇的瞟了他好多眼。“乔将军,军营中的兄弟们都听说了您亲自斩杀夜郎大将的事迹,都盼着和您一起喝一杯呢。”

“改日吧。”乔西州看向曾汶鹤。“眼下有件事,需要曾统领去办。”

曾汶鹤立刻站得挺直。“将军尽管吩咐。”

“城中出现了一起凶杀案,由大理寺杜少卿负责查探,就由曾统领你从旁协助。”

曾汶鹤有些傻了眼,呆呆看了他几秒。“呃,可这大理寺办案,应该由大理寺拨吏官协助,从没有禁军协助的先例啊。”

“大理寺人手紧缺,况且凶犯威胁府都城的百姓安全,禁军也可插手处理。”

“属下领命。”

分割线————————————————

杜子央蹲在地上,仔细的观察了更夫倒地的位置,青石板上还留有血痕。三个发现更夫尸首的地方他都一一勘验过了,顺便走访了周边的百姓,事发在深夜,没有人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他前面的阳光突然被遮挡住了,杜子央抬头一看,是位模样颇有儒雅之风的武将,看装束,应当是统领之位,身后还跟着几名部下。

曾汶鹤抱拳行礼。“杜少卿,我奉乔将军之令,前来协助杜少卿查办案件。”

杜子央站起身来,潇洒的打开手里的折扇。“果然,还是西州对我好。曾副将你来得太是时候了!”

“案子有何进展吗?”

杜子央夸张的叹了口气。“唉,我一个人分身乏术,这一早上了才看完三个现场。”

曾汶鹤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这位杜公子“名声在外”,他早已有所耳闻了。

“需要帮忙之处,尽管开口。”

杜子央和善的看着他。“需要你的几个部下替我走访三名死者的家属,了解一下他们生前是否与人结怨。”

“这个好办。”

曾汶鹤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你们都听清楚了?”

“清楚了,属下马上去办!”

杜子央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劳烦曾统领跟我去看看三名更夫的尸首。”

“仵作已验过尸了?”

说到这里,杜子央瞬间变了脸色,愤恨的合上折扇。“赵垠说不给我派帮手,就真的连个仵作都不派给我!”他阴着脸自言自语。“干脆下次在他茶叶里加点料吧……巴豆?不行……巴豆还不够。”

曾汶鹤一头雾水的看着他。“没有仵作,那如何验尸?”

杜子央又长叹一口气。“只能找大理寺的最后一位仵作了。”

————————————————

“所以……你所说的大理寺最后一位仵作。”曾汶鹤一脸黑线的看着他摆弄各式各样的小刀具。“就是杜少卿你?”

杜子央坦然的点了点头。“我也算读过几本这方面的医书。”

曾汶鹤内心忍不住反驳道,看几本医书就能验尸,那难不成看几十本武学书就能成武林高手了?

他拿起一把锯齿状的长刀,依旧难以相信的看着他。“……你真的能验尸?”

杜子央指着台面上的种种工具,朝他一一道来。“这是开脑壳的,这是开胸的,这个钳子,可以切胸骨……”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

杜子央拿起一把小刀,走到第一具尸体面前。尸体已经除去了所有衣物,死者身形矮小,皮肤黝黑,没有其它伤口,只有一处喉部的创口。这便是那天晚上杜子央和车夫发现的那具尸体。

“曾统领,你是习武之人,来看一看这伤口。”

曾汶鹤弯下腰,仔细观察了伤口。“伤口平滑整齐,是一刀致命,凶手应该有点武功底子。”

“很好,那我就准备开始了。”

他用小刀将尸体的胸腹剖开,露出胸腔里整整齐齐的一副内脏,没有出血破损,说明没有内伤。紧接着,他将银针分别插入五脏六腑,片刻之后又取出,银针依旧光洁如新。

杜子央若有所思的看着银针。“嗯……看来也不是毒杀,就是单纯的一刀致命。”

看他严肃正经的验尸,手法娴熟,一丝不苟,曾汶鹤倒对他有了几分信心。

“还有毒杀的可能?”

“不好说,以前有个药铺掌柜,毒杀了老丈人之后又伪造成老丈人投河自尽的假象,来洗脱自己的嫌疑。”

“原来如此。”

“三名更夫的身上都没有抵抗的伤痕,只有两种可能。”

他引起了曾汶鹤的好奇心。“哦?哪两种可能?”

“第一种,凶手武功不错,所以他们都没有能力抵抗。第二种,凶手和死者相识,所以死者不曾防备。”

“可是,如果是第二种可能,凶手和三个人都认识?”

杜子央在一旁的水盆里洗了洗手。“这就要等你的部下带消息回来了。”

傍晚时分,曾汶鹤的部下们都逐一返回,将打探来的消息一一汇报给杜子央。

“第一名更夫,刘虎,家住城郊外五里坡,家里养了三只鸡,一条狗,还有……”

杜子央无力的抚了下额头。“简单点,挑重点说吧……”

“噢,他三年前死了老婆,没有子嗣,一个人居住。平日昼伏夜出,不与邻里往来,此人贪酒,经常被人发现倒在家门口醉得不省人事,但没有人听说过他与别人结怨。”

“第二名更夫,李小冬,腿有残疾,家里还有七十岁的祖母要养,所以尚未娶妻。为人少言寡语,胆小怕事,这样的人应当也不容易与人结仇。”

“第三名更夫,车魏,这人以前是个小偷,有一次被人抓住后剁了一根手指,之后就老老实实当个更夫了。这人过去的仇家倒是不少,身边的人似乎都对他深恶痛绝。”

杜子央摸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这三个人虽同样都是更夫,但个人生活似乎并无交集,更谈不上有共同的仇家了。”

曾汶鹤听一名刚归来的部下在耳边耳语了一阵,脸色有点凝重的点了点头,转而看向杜子央。“或许,我们应该换一个方向思考。”

“是有什么消息吗?”

“最近城中有一波盗贼,已经多次得手,最新的消息,昨夜又有几家富商失窃,而且那些失窃的地点,都与三名更夫死亡的地点十分相近。”

“我知道这伙人,大理寺追查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他们向来只偷盗,从未害过性命。”杜子央有些将信将疑,这波老练的盗贼真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吗?

“我也觉得就算真是盗贼所为,他们也应当将尸体处理掉。”曾汶鹤显然和他有一样的想法。

“除非盗贼想故意挑衅官府。”

杜子央伸了个懒腰。“要查的东西还多着呢,要不咱们先去吃个饭吧?”

曾汶鹤有些没反应过来,好端端的突然说到吃饭上了。“这个时间离吃饭还早吧?”

杜子央一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笑着打哈哈。“大家都累了一天了,我知道一家店做的手擀面一绝,走吧走吧,我请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