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侏儒

“哪里跑!”

一个侏儒身影诡异的出现在几人身后,奇怪的是,他发出的声音是“周平”的。

温玉闻言,与长空跑得更快了。

没想到这人这么快便冲破黄泉之力,她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如果她的修为也是金丹……不,哪怕是筑基,她也有足够的时间逃离。

侏儒四肢拍地,像野兽般追赶两人,速度越来越快,眼看就要追上了。

温玉一咬牙,“长空,你先跑,我来拖住他。”

说完她回头,震惊不已。

追她们的竟然是那个侏儒!他炼气五层,速度怎么这样快?

“我不走,我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吗!”

“我隐藏了修为,可以拖住这侏儒,你在这里会让我束手束脚!”

“我不信,你就是想支开我。我要留下来跟你一块战斗!”

黑风:它倒是想先走,怎么没人让它先跑?

“哈哈哈哈哈,你们通通都得留下!”

侏儒近在眼前,它张大嘴,发出狂妄的笑声,就要向两人扑来。

这侏儒周身气息一变,炼气大圆满的威势再不隐藏,一阵威压向两人袭来。

炼气大圆满的威压压得长空弯下了腰,这在侏儒的意料之中,毕竟炼气大圆满跟炼气中期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他没想到温玉竟然在她的威压下没事人一样,还替别人挡住了威压。

怎么回事,他的这个人傀的修为也即将突破筑基期,再加上现在他部分神魂附加其上,威压甚至能与筑基中期的修士媲美。

按理说,这几个小宝贝都无法抵挡他的威压才对……难道她是隐藏了修为?

这样最好了,他的大宝贝最近胃口可是大了不少呢。

侏儒嘴角噙着邪笑,这抹邪笑出现在他宽大丑陋的脸上显得十分狰狞恐怖。

他不知道的是,经历过鹱那般恐怖的威压,他这点威压在她身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长空感激地望了温玉一眼,即便早就知道她隐藏了修为,还是震惊了一番。

如果她没记错,她才入门半年吧,该是怎样的天资,才能让她不畏炼气大圆满的威压?

原来她刚才说自己会让她束手束脚是真的……长空心里下定决心,决定过了此事后一定要多加修炼,不能成为拖后腿的。

温玉无视威压,不退反进,提剑向侏儒冲来。

黑风犹豫了一下,也冲向侏儒,亮起了爪牙。凭它的见识,看出了这个侏儒的不对劲,它狼眼闪烁着,盘算着怎么逃。

她将灵力注入剑身,向他挥去,刹那间一排剑光在侏儒面前显现,由于两人距离过近,他没有闪开。

不,侏儒根本没有闪,温玉抬眼看见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心里直觉不好。

剑光穿过他的身体,就像他没有实体一样。温玉眸孔微缩,就要向后退去,可惜已经晚了。

侏儒速度极快,手段诡异,他双手泛着绿光,一掌拍向她的胸口,在她受力飞向后方时又拉住她的脚腕,旋转了一圈再将她狠狠甩出。

“砰——”

温玉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子就被摔到地上。

“芊芊——”

“嗷呜……”

长空扶起温玉,往她嘴里塞了颗丹药。

“噗——”

温玉只觉得内脏被挤压,不收控制地喷出一口黑血,连带着刚化开一半的丹药,都被她吐到地上。

“小宝贝们,乖乖跟我回去,你们就不会收这样的苦了……”

“呸!恶心人的东西,消失吧!”

长空怒极,祭出了一直舍不得用的玉佩,里面封印了她大师兄的三道全力一击。

只见玉佩光芒大盛,从里面射出一片刀光,带着金丹期的威压,势如破竹。

侏儒暗道不好,飞速逃离,却快不过刀光,刚想说什么,身体便被切割成碎片,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鸣。

“啊呜……”

黑风虽然没有被侏儒打伤,但它主人被重伤,身为妖仆的它也深受重伤,无力的躺在地上。

它叫了几声,期待着有人给它喂点疗伤丹药。

在侏儒被灭杀的那一刻,一处山洞里的“周平”吐出一口淡绿色的鲜血。

他又折了一个人傀,虽然受的反噬不重,但这对于他来说是奇耻大辱!

想到人傀最后看到的场景,他阴恻恻地开口念出了一个名号。

“龙刀长风……”

“周平”双眼微眯,看来他惹得人不一般呐。

那黄光他花了十息才冲破束缚,也不知那黄光是什么东西,竟让他一介金丹魔修被一个小小炼气困住。

在他放出人傀追赶她们后,本想也追上出手,却被两个金丹修士警告。

那两个修士一个一身白衣,一个一身蓝衣,看样子是那两个女修的暗卫,他能感到,要不是时机不对,那两个金丹修士就要将他灭杀了!

不过,他的人傀怎么没被他们击杀呢……像是想到什么,“周平”愤怒地捏碎杯子。

可恶,竟敢拿他的人傀给她们历练!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看着长空灭杀了侏儒,黑风狼眼亮了亮,叫得更大声了。快给它疗伤丹药!

可长空就像没看见它似的,扫过它走向温玉,颤抖的手拿出一瓶四阶回春丹,就要往她嘴里倒。

黑风狼眼瞪得大大的。

温玉摇了摇头,“一颗回春丹便好。”

“芊芊,你一定要没事啊……”

黑风难受极了,嗷呜两声,尾巴拍打着地面,它也需要回春丹。

长空摸着她的脸,“芊芊,怎么吃了回春丹,脸色还这般苍白?”

黑风:……

温玉吞下回春丹,用神识内视,看着温润的药力在她体内运转,修复着她的伤势。

“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

黑风见温玉精神好了一些,扯着嗓子发出叫声。

“嗷呜嗷呜~~”它也需要回春丹。

温玉拦住了长空拿丹药的动作,别以为她不知道这匹疾风狼在战斗时根本没尽全力,反而数次想逃。

黑风没有丢下她逃,只是因为与她的契约关系,她死了它一样也活不了!甚至她受的伤它作为妖仆也要替她承受大部分。

不是因为它不想逃。

她为主,它是仆。只要她想,它的记忆、修为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何况是它战斗时的所思所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