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道心种魔

见温玉毫不悔改,面无惧色,鹱决定哪怕要受雷霆法则的攻击,也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吾乃天道化身——鹱,你死性不改,吾便让你大道难成!”

一道玄之又玄的虚影从他身上飘出,凝聚成一颗种子,然后眨眼间就融入了温玉识海。

什么东西!

温玉大惊,想撑起仿佛全身骨骼皆碎的身子,却无力再次倒地。赶紧沉心进入识海,仔细寻找,却毫无发现,识海里一片平静,没有别的东西。

可她知道,刚刚绝不是她的错觉!

“你对我做了什么?”

温玉又惊又怒,鹱却淡化了身影,直至消失,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她不知道,鹱对她施展了道心种魔之术,目的在于她尚未凝出的道心之种。

魔种一进入识海就与道心紧密相连,没有道心则会融入识海,十分隐蔽,无论多强大的神识都无法探视出。

它会与道心之种一起萌芽,生长,最后在道心将要成熟的时候吞噬之,再取而代之,让她彻底被心魔控制,入魔弃道!

而每次进一大阶,甚至经历难以释怀的事,心魔种子都有可能在道心之前萌芽,成为她登仙路上最大的隐患。

当温玉醒来的时候,不顾神魂与身上的痛楚,赶紧呼唤雪松。

“温玉娃娃,火急火燎的把本尊……”

雪松看清温玉的表情,默默的住了嘴。

“有什么小老儿可以帮得上忙的?”

温玉把梦里的事,尤其是一颗像种子的东西进入她的识海的事,仔细的说了一遍,看着雪松的神情越听越严肃,心里也没底。

“那个鹱是不是天道化身还两说,只是你……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中了’道心种魔’之术。”

“道心种魔?”

雪松一叹,“就是在道心上种下心魔种子,这可是上界邪道控制人的手段……”

他将道心种魔给温玉解释清楚,她听得如坠冰窟。

这跟被下奴印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更像是潜伏起来的奴印吧。

“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她听到自己嘶哑的声音响起,也看到了雪松摇了摇头,叹着气。

“难呐——”

温玉轻吐了一口气,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吓死了,她还以为没法子了呢。

“除非你在心魔吞噬道心之前,修为超过给你种魔的人……或者找到成熟的十大天火之一,最好是属性克制种魔之人的天火。”

天元大陆有十大天火,从高到低排名依次是:混沌天火,阴阳天火,太阳天火,噬魂天火,紫极雷火,凤凰真火,真龙心火,九尾天火,焚寂天火,业果天火。

可惜,这十大天火在天元大陆绝迹数万年了,如今,连异火都十分难得一见。

要在道心被吞前找到成熟期的十大天火之一,难度不亚于一日飞升。

“您觉得,娃娃是修为超过种魔之人的可能性大点……还是找到天火的可能性大点?”

雪松看傻子似的看着她,“都不大……不对,是几乎没有!”

温玉刚想反驳,就听到雪松老头轻飘飘的一句:“道心种魔之术,最低是大乘期圣尊才能施展。”

可惜,道心不萌芽,难成金丹,更遑论大乘?

“啊——”

温玉痛苦的哀嚎,团团感到气氛的悲伤凝重,安静的蹭了蹭温玉的手。

她还没开始大展宏图……好吧她也没有宏图。

她还没有成为大能,然后羽化登仙,才不想就这么被取代,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

提升到大乘期以上,或者找到绝迹已久的天火,无论是哪一个都百分困难……

难道她穿越过来,就是为了给他人做嫁衣,成为那个什么鸟鹱的奴隶?

“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

雪松看着温玉如霜打的茄子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还没有道心呢,连种子也没有……再说了,你那团团诞生于寒冰洞之间,身带特殊寒气,对抑制心魔有特殊的成效——”

只是被种的心魔比自身生长的还要强大几分,抑制效果会不那么好罢了……

雪松止住话头,还是给她留着希望吧。

温玉觉得她又行了!

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郑重的谢过雪松后,抱着团团mua~mua~的亲了好几口。

“团团,还好有你!”……也还好她还没道心之种。

修士凝出道心之种即可筑基,道心萌芽才能金丹,至于元婴证道,化神立道,那还离温玉远着呢。

温玉不知道的是,她在时空隧道时就已经修出了道心,只是与大部分神魂一起被封印着。

她在时空隧道修炼出的道心,是渴望生命与自由之心,暗合天地大道,所以才能顺利把魂体修炼到堪比渡劫期巅峰的程度了。

只是那时候她没有传承,修炼没有章法,不知道自己有道心这种东西,更不会利用。

时空隧道隔绝了雷霆法则,温玉也没有经历雷劫,所以她的魂体修为虚浮,道心也没有真正的被承认,所以才会与神魂一起沉睡……

因为,天道是不会允许渡劫期大能的道心在一个婴儿身上出现的。

“温玉娃娃,你觉得梦里的鹱是天道的化身吗?”

温玉摇了摇头,“我觉得不是……他顶多就算是上界某个别有目的神经病大能吧。”

忽视了神经病这个词,雪松点了点头,又问:“为什么呢?”

“因为我觉得,天道至公,它应该对任何生于斯长于斯的生灵都一视同仁;可天道又是不公的,比如有的人生来就拥有旁人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一切。”

“比如有的种族灭绝,有的种族却诞生、兴起……万事万物皆有定数,又有变数,但无论如何,天道都没有以自己的喜恶来决定某人的一生吧?”

“不然,要法则干嘛?”

雪松听着温玉把话说完,心里震惊温玉对天道的理解,但想到她的来路,便觉得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你理解的不错,就算天道出了什么问题,导致天元大陆几万年没有飞升之人,天道化身也绝不会是或者变成鹱这样的人。”

温玉此时有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鹱是上界心术不正的大能,对着天元大陆这样的下界天道做了手脚,企图代替天道?

他两次强调自己是天道化身,可正常人谁会强调自己是自己?

难道此时天道已经出问题了,所以才他才大摇大摆的以天道自居?

温玉被这个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但想想又觉得不是不可能。

她把这个可怕的猜测与雪松说了,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陷入沉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