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9章 勾别人老婆,李sir很为难

“不是吧?”

周星星瞪大眼睛看向汤朱蒂,这么阴毒的招式你都出。

‘被防住了?’

汤朱蒂也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周星星,眼前的这个家伙竟然接住了自己毫无征兆的《女子防狼术》之撩阴脚。

周星星双手交叉挡在胯下,脑门上一颗豆大的冷汗沿着脸颊滴落下来,这家伙防守撩阴脚的动作熟练得让人可怜,平时怕是没少被练。

“兄弟,你要是喜欢这种阴招,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周星星没看出汤朱蒂女扮男装,冷着脸哼叫道。

‘你怕是不知道我最拿手的是《揸波龙爪手》’

周星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出破绽被汤朱蒂看穿,但是汤朱蒂让人猝不及防的阴毒招式真的惹怒了周sir。

“嗷——!”周星星还没来得急使出自己的独门绝技,就脸色惨白地嚎叫了起来。

汤朱蒂偷袭得手后,赶紧转身逃跑,她当然不认为光明正大对打,自己能打得过一个男人。

周星星迷瞪着淤青的双眼,模模糊糊地看着汤朱蒂的背影追了上去。

‘太卑鄙了,竟然出插眼睛这种小孩子招式。’

慧英红看到周星星连汤朱蒂都不如,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心里暗道难怪李sir不让你加入我们重案组,真是太逊了。

‘得赶紧拦下这个倒霉鬼,别让他破坏了我们的计划。’慧英红快步走向周星星。

‘还来?哼!《揸波龙抓手》’周星星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里冷冷一笑,一个教科书版本的一百八十度转身龙抓手袭出。

周星星:“......”

慧英红:“......”

“啪——!”

周星星除了一双惨烈的熊猫眼,脸颊上又多了一个火红的巴掌印。

李记茶餐厅。

“二哥?”朱婉芳看到李二的时候愣了一下,小老婆揉了揉眼睛,还真是李二。

“二哥,你今天好帅!”朱婉芳真心地说道。

“就今天帅,平时就不帅了吗?”李二骚气地理了理自己的西服领角。

“平时也很帅,今天更帅!”朱婉芳笑着仔细打量李二的新衣服:“二哥,我平常没看到过你这套衣服耶!”

李二的脏衣服大部分都是朱婉芳在洗,别说衣服了,李二有几条印花内裤她都一清二楚。

“这是别人的衣服,我自己穿着很合身就给没收了。”李二耸了耸肩膀,一副乐于助人的表情。

王百万的衣服穿在李二的身上,确实不要太合身了。

朱婉芳以为李二在说笑,也没放在心上。

‘既然衣服都帮他穿了,那么他的老婆,呃——!反正他也用不上了,要不要好人做到底,真是一个为难的问题。’李二无聊地搓了搓光洁的下巴,这家伙通过收银台上的招牌字反光,观察身后的程文静有没有跟来。

“二哥,那个小胖子又来蹭饭了,他说今天是你答应给他免单的。”朱婉芳指了指茶餐厅二楼用餐区说道。

“叫他下来!”李二点头说道。

“李sir,我下来了,下来了!”

李二话刚说完,小胖子的高彦博立刻小跑了下来,这家伙两只手还分别端着一盘白切鸡,一盘烧鹅拼卤猪脚拌饭。

“吃得挺丰盛嘛!”李二斜了高彦博一眼说道。

“嘿嘿,还好吧!我只点一个套餐饭的,小芳姑娘大方,非要给我加一碟白切鸡。”高彦博一边说着,一边找一张空桌把手里的饭放下。

“我...我哪有?”朱婉芳瞪大眼睛:“明明是你自己点的白切鸡。”

“二哥,他刚刚还想要点一份烧猪肉打包带走,我没让。”朱婉芳不顾高彦博拼命咳嗽暗示,积极地向李二报告道。

“这肯定是误会。”高彦博被拆穿竟是一点都不尴尬,这个小胖子非常淡定地说道:“我确实要打包一份烧猪肉,不过这一份是我自己掏腰包付款的。”

高彦博说着眼睛巴巴地看着李二。

“那给他打包一份吧!记得收钱。”李sir果然不该抠货本色。

“一份烧猪肉外卖二十元,你自己带走减两块送餐费,还要十八元。”朱婉芳白皙的小手伸在高彦博的面前。

“我不是应该有九折的熟客优惠吗?”高彦博难受地说道。

朱婉芳无语地瞪了眼前的小胖子一眼,高彦博不愿意花十九块钱购买‘李记茶餐厅’的连锁店会员卡,却偏偏每次都厚着脸皮要享受人家会员卡的九折熟客优惠。

“好吧!九折后还要十六块钱。”朱婉芳今天是要不到钱誓不罢休。

“我这里有两张‘李记茶餐厅’的十元抵价券。”高彦博心疼地从口袋里面挤出两张皱皱巴巴的抵价券。

朱婉芳深呼吸一口气。

“抵价券背面的使用说明有解释,每一次消费只能使用一张抵价券的,还要六元。”

“算了算了!免单吧!”李二看不下去高彦博与朱婉芳就几块钱的问题撕扯,大气地挥手说道。

“好的,谢谢李sir!”高彦博听到免单,赶忙把递给了朱婉芳的一张抵价券抽回。

“二哥!”朱婉芳看到高彦博这铁公鸡又是一毛钱不花地又吃又拎,生气地跺起脚来。

“二哥,你弄的那些会员卡和优惠卷什么的,让我们茶餐厅都赚不到钱了。”朱婉芳小脸满是苦涩,她和茶餐厅的其他工作人员一样,不明白茶餐厅的生意明明已经很好了,李二为什么还要让利给顾客。

有些员工甚至担心,茶餐厅照李二这么败家折腾下去,早晚要黄,去别的地方可找不到这么好工薪待遇的活计了,希望李毅老大赶紧回来掌舵吧!

“让你好好读书不听,你以后会明白的,快去后厨让人切一份烧鹅腿饭给我,二哥早餐都没吃,快饿死了。”李二习惯性地揉了揉朱婉芳的短发。

“哦!”

朱婉芳听到李二饿了,也顾不得发牢骚,赶紧往茶餐厅的后厨走去。

“怎么不见胡教官?”李二坐下后向高彦博问道。

“胡教官让我留下来给你报告,她自己走了。”高彦博放下筷子说道,李二的菜还没上,他不好意思自己动筷。

“资料给我,我让你做的事呢?”李二一边翻看高彦博做的报告,一边问道。

“呃——!李sir,阿森是我兄弟,我这样害他,他可能会被处分的。”高彦博迟疑地说道。

“好呀!他不挨处分,你挨处分吧!”李二头也不抬地说道。

“这多不好!”高彦博果断摇头道:“那还是他挨处分好一点,那小子积极乐观,小小打击扛得住的,我高脂高血压,可受不得打击。”

李二听到高彦博的无耻发言,赞同地点了点头,意料之中的事。

“那赶紧打电话给他,怎么说不用我教你了吧!”李二合上资料,满脸诧异地看向门口。

程文静没有跟上来,反而是汤朱蒂跟上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