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4章 不是我高弦个人想要什么

高爵士是一尊大佛,并非可以随便呼来唤去的小弟,所以要珍视彼此沟通的机会,别自己还没琢磨明白,便张口就来。

这种思虑周全,布政司霍得再着急保住新总督即将到任的体面,也不会少的,于是他单独找了财政司翟克诚,探讨了一番。

刚开始,财政司翟克诚心生警惕,以为布政司霍得试探着想打自己控制的正府库房的主意。

从一九八五年下半年开始,香江官地拍卖才重现盛况,也就说,原本深感赤字压力的港府财政,才真正好转一年半左右,财政司翟克诚可不想给自己添堵。

鬼佬之间能不明白彼此的心思嘛,布政司霍得连忙道出目的,你和高爵士在工作上来往较多,应该很了解他,比如新总督即将到任的体面这种大局,毕竟,嘉华银行现在是由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以香江银行业最后贷款者角色进行托管嘛,能不能先把中区正府合署外面那些声势越来越大的苦主哄走。

财政司翟克诚听得直摇头,你以为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高爵士是开慈善的吗,他正憋着劲地为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扩大职权呢,直接回一句对香江银行业发生的这些问题没有权力处理,你怎么办?

布政司霍得一阵头大,我才上任多长时间,如何知道这里面的深层次奥妙?

财政司翟克诚耸了耸肩,现在香江金融业监管就是各自为政和漏洞百出,不但货币、银行、证券各干各的,甚至银行下面的存款利率、隔日拆解利率、商业票据贴现、中央结算等等职权也分散在各个机构,也至于香江需要中央银行的呼声开始变高。

康年银行、嘉华银行出现问题,越发让这种呼声有更多接受者,尤其那些购买基金结果受骗的市民,找不到真正负责的部门投诉,进一步让香江没有中央银行的弊端具体化。

高爵士对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托管康年银行、嘉华银行这些问题银行,颇有怨言,感觉自己没有对应职权,却要擦屁股,会助长香江银行业这种不负责的投机心理,后患无穷。

听着财政司翟克诚娓娓道来地解释其中的利害关系,布政司霍得这个“新手”连连点头,幸亏自己行事谨慎,找财政司翟克诚探讨了一番,否则的话,大着脸去找高弦谈顾全大局,然后铩羽而归,那就太有损权威了。

布政司霍得沉吟道,从伦敦重新回到香江任职的时间虽然不太长,但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升格为香江金融管理局的构想,我多多少少地听到了一些,不知道这种风声,有多少可行性?

财政司翟克诚悠悠地回答道,英国撤离香江的时间也就剩下十年了,从各个方面来讲,对于把包括货币、银行、证券在内的金融业监管职权抽离出正府体系外,独立运作,甚至集大成于一个中央银行,乐见其成的比例还挺高,其中的微妙,想必布政司一想就通。

问题在于,这一套独立出来的职权,具体由谁执掌,就各有各的心思了。

高爵士这个人太强势,他担任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快满一届五年了,香江外汇基金跻身于全球前十大外汇储备,按照这个趋势,连任下去,毫无悬念。

如果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升格为香江金融管理局,高爵士几乎还是不二的总裁人选,这让诸如惠丰银行等等,非常忌惮,自然制造了一些阻力。比如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第一任总裁快满一届了,阻止高爵士连任堪称逆势而为,那就从立法局那边着手,修订完善《香江外汇基金条例》了。

布政司霍得试探道,惠丰银行要交出包括中央结算在内的管理权,忌惮香江金融管理局由强势的高爵士领导,可以理解;财政司这边要交出包括银行业监理在内的职权,就没有抵触情绪吗?

财政司翟克诚打了个哈哈,我们是公务员,自然大局观和那些从商业角度出发的考量,存在着差异,其实,很多距离退休尚早的人,甚至还有更浓厚的兴趣,借着机会,转而进入未来更具专业性和独立性的香江金融管理局。

其实,财政司翟克诚和布政司霍得讲了那么多,就已经多多少少地流露出了他的倾向。

那就是,无论伦敦那边怎么设计,财政司翟克诚都乐见其成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升格为香江金融管理局,并由高爵士执掌,好换取自己退休后,进入高益一系在欧洲的高管圈子。

港府里的鬼佬公务员,退休年龄是六十周岁,除了像前任港督麦理浩那种身体健康确实较差的,只能安心养老,还有财政司翟克诚这种可以预见的,即使几年后年过花甲,依然身体倍棒的,进而想要继续干点啥,捞点金。

别看港府里的鬼佬公务员,在香江的地位高人一等,可等回到英国本土后,绝大多数都会泯然众人矣,在这种情况下,财政司翟克诚利用目前掌握的资源,为自己今后做打算,也不难理解了。

当然了,布政司霍得还没看穿财政司翟克诚那个最深层的心思,他只是头大,没先搞情况比我预想的还复杂,但新总督即将到任的体面这个大局,也必须顾啊。

被问计了,财政司翟克诚必须给出参考意见来,他思索着说道,高爵士吃软不吃硬,我建议,你别告诉他怎么办,而是和他商量怎么办,而且最好找个私人场所会面,毕竟,中区正府合署前绝食的人,让局面很敏感,被媒体抓到,路过不闻不问,属于冷漠无情;可嘘寒问暖了,又流于口头,越发暴露香江金融业监管机制的问题,里外不是人啊。

布政司霍得点了点头,那就约在香江会聊聊吧。

幸亏布政司霍得在财政司翟克诚这里取经了,否则的话,真会被动。

一见面,高弦就倒起了苦水,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已经托管之前银行业危机序幕海外信托银行了,何谓托管?其实就像照顾着生病的子女一样,一直等他们恢复健康了,再放到外面独立生活。

海外信托银行还没有能够“独立生活”呢,康年银行、嘉华银行又砸到了手上。

不是我高弦个人想要什么,实际情况就是,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对银行业没有什么法定监管职权,却要不停地为香江银行业擦屁股,说不定很快就会康年银行第二、嘉华银行第二来,这简直就是个悖论!

已经打过了预防针的布政司霍得,自然不至于这一波互倒苦水的戏码里手忙脚乱,态度鲜明地表示,我理解,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需要银行业的职权,才能名正言顺地行动,但目前我这个布政司暂时没法子给什么实际,可在康年银行、嘉华银行这些问题银行的具体处置上,我支持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只要顾全大局。

说到这里,布政司霍得特意强调,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想怎么处理康年银行、嘉华银行,就怎么处理,我想,这应该是一个至少分享到银行业监管职权的良好开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