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2章 多谢新姐捞我出来

被高弦视作“问题也可以成为突破口”的“还我血汗钱”队伍,离开新华人行大厦,前往中区正府合署,一路上越来越引人注目,尤其是各路媒体。

事实上,这些人在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部前大声疾呼的时候,就已经吸足了目光。

港岛中环毕竟是个极其繁忙的区域,几十号人一路浩浩荡荡地走来,难免影响到交通,以至于香江皇家警察研究,要不要派两个人跟着。

只不过,麻烦这种东西,要来的话,还真躲不掉。

当队伍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有辆车似乎在故意找茬,司机指指点点地嘲讽着,大概意思就是,现在的行情,随便捡钱,一帮沙茶,被骗活该。

江哲龙从队伍一旁走到靠路边的那一旁,一眼认出了对方,原来是平日里和他不对付的黄耀声,这分明冲着自己来的啊。

这个黄耀声和江哲龙一样,都是从事灰色产业的,江哲龙自诩为金融行业人士,黄耀声本来是个机头,最近的勾当变化了一下,有点得道成仙的意思。

什么勾当呢?那就是声讯台。既然称之为勾当,自然不会是正经的声讯台了。

正所谓江湖水深,香江国际数字中心、香江数字高速公路这种开辟出一大片广阔蓝海的方略,打破了香江电讯业之前的垄断,陆续有财团得到电讯牌照,进入对其而言崭新的领域,可谓竞争充分,进而促进了服务的丰富,资费的降低,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也有人以合法经营为掩护,搞起了新花样的阴暗勾当。

黄耀声的这个声讯台,玩什么猫腻,懂得都能猜到干什么的,不懂的,也不展开解释了,免得惹到和谐大神。

总而言之吧,之前手底下有一帮莺莺燕燕,现在手底下也有一帮莺莺燕燕的黄耀声,转型相当成功,捞钱能力上来了,地位也水涨船高了。

此时,黄耀声便摆出一副偶遇的架势,一只手夹着烟,极尽挖苦之能事,呦,这不是龙哥嘛,原来在这里当头啊……

说到这里,黄耀声指了指江哲龙的额头,幸灾乐祸道,听说你挨了一烟灰缸,硬挺着,死不了吧?

江哲龙压着火说道,没工夫和你浪费时间,让你先开车过去。

黄耀声猛地一踩油门,汽车发出轰鸣声,排气管冒出阵阵黑烟,却原地未动,吓得本来试探着想绕过去的两位女士发出惊叫,差点跌倒在地。

“你们这些人把我的爱车弄坏了,赔吧。”黄耀声大声嚷嚷。

你特码成心找茬儿是吧,江哲龙额头青筋直蹦,当即饱以老拳,两人开始上演全武行。

听到动静的巡警赶过来,哪能答应啊,当即喝止,把人带往警局。

见此情景,张婉萍急得直跺脚,江哲龙有其特殊作用,要是被关进局子里,可就耽误正事了。

江哲龙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在被推进警车前,对张婉萍一众人等说道,你们继续,我一会就去汇合。

只不过,到了警局后,江哲龙很快便傻眼了,他信心满满地打电话求救,得到的却是冷冰的回复,赔了那么多钱,还要浪费保释金?就在里面清醒清醒吧;而黄耀声那边等了不一会,就被保释走了。

江哲龙的心拔凉拔凉的,自己不会等到出去的时候,一无所有,死无葬身之地吧?

……

秦梓新接到张婉萍的电话后,有点恼火,自己都叮嘱过了,不要节外生枝,怎么还是出了偏差?

要知道,这些被坑了的受害者,讨公道的行动,未尝不是一记颇具效果的侧面助攻,而江哲龙这个人不管怎么样,放到这个闹动静的计划里,可谓人尽其用,有独特的作用。

所以,现在,江哲龙因为江湖恩怨,被关了进去,秦梓新还真得把人捞出来。

当然了,这个运作难不住秦梓新,她自己都能搞定,因为有“老乡”这个现成的资源可用。

当年木屋区的一些家庭的能吃苦子女,在成长起来后,便在高弦的暗中扶持下,进入了香江皇家警察的队伍,比如王雄的大儿子王伟豪和小女儿王凯欣。

秦梓新首先给她最熟悉的王凯欣打了电话,详细说明了,自己有个中学同学江哲龙,带一些社团背景,因为街头斗殴,被抓了进去,能不能尽可能低调地把人弄出来。

大家都是“乡长”高弦照顾和培养出来的人,王凯欣不假思索地便当即答应了,事情应该不严重,我找我哥和警校的同学打听一下,你等我电话。

……

江哲龙正抱着头,思索着自己的命运,忽然听到外面有警员喊道,江哲龙,出来,你可以走了。

也不好问怎么就这样放自己了,江哲龙晕头胀脑地走出了警局,当看到戴着墨镜的秦梓新时,他才恍然大悟,感情最后还是同学关系给力啊。

“多谢新姐捞我出来!”江哲龙十分感激,刚才像垃圾一样被放弃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秦梓新点了点头,指着一辆自己定好的出租车,说道,赶紧去和张婉萍她们汇合吧,别耽误了你们眼前的头等正事。

江哲龙的脚步有些沉重,新姐,实不相瞒,我在公司……社团里的处境,好像更加不妙了,去了中区正府合署,要到钱的希望也不大,还不如干脆跑路了……

秦梓新切了一声,“你能跑路到哪里?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你想过没有,会有多艰难吗?”

“香江,我倒是熟。”江哲龙自我解嘲地苦笑,“我生在香江,长在香江,熟得不能再熟了吧,可也没混好,这个城市残酷起来,只剩下无情。”

秦梓新正色道,你们讨要公道的计划,肯定会引起上面大人物的关注,到时候,有了说法,你也就能有交代了,不比跑路的充满未知强?老同学的建议,听不听,随便你了!

江哲龙咬了咬牙,新姐我都不信的话,还能信谁?我这就去和张婉萍她们汇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