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0章 奥尔芬辐射血脉

这银色的“流水”,分明就是密密麻麻的纳米虫。而这所谓祭坛的外形,也正是一尊汇聚而成的银色纳米机械。

银色的流沙层层叠叠缓缓波动,在被幻肢阻挡了突刺后便迅速缩了回去,除却恒定状态下的波动外便维持原状,没再出现什么异常。

瞥了眼同纳米虫接触的幻肢,图灵发现这处祭坛并没有像过去遭遇的纳米虫群一样尝试啃食和入侵幻肢,再看了看一边被束缚在墙壁上两个惊恐的邦加人,顿时心中一动。

世界树根须咔咔运转,在两人惊恐的尖叫声中,邦加大汉被狠狠按倒在地,推向那纳米虫群——

“不!求求你……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标志性的根须,加上世界树特有的警戒色指示灯,就算他不知道图灵具体是谁但那也必定是个世界树的高级干部了,顿时想也没想连连求饶。

但图灵毫不理会地将其推在了纳米虫群咫尺之内,一根幻肢将其头部抓仰而起,对向那银白的流沙。

可出乎意料的是,对于近在咫尺的大汉,这团流沙却毫无反应。

瞥了眼地上浑身颤抖,一动也不敢动的邦加人,灰狐面甲红光一闪:

“念。”

“别这样!别这样!你想要什么?我都告诉你!我只是个小角色……”

“我让你念。”

邦加大汉这才勉强停止哆嗦:“念……念什么?”

“念你刚才念的祈祷词,念下去,不要停。”

大汉顿时懵住了,恐惧的大脑中一片空白,顿时傻在了原地。但那邦加青年却是反应过来,颤抖着嘴唇大声开口:

“伟……伟大的先祖,请赐予你卑微的后人强大的……强大的力量!让我们赶走侵袭黄土的邪魔,夺……夺回自由……”

纳米虫沙沙作响,世界树根须咔咔伸展,空腔的洞穴内回荡着他沾染恐惧的音色,图灵抬起头来瞥了青年一眼,又回到地上大汉的身上:

“念。”

顿时那大汉终于反应过来,那青年更是迫不及待开口,两人七嘴八舌地念叨起来,回音不绝于耳,一时之间两个人喊出了十个人的效果,听得图灵耳朵发麻。

不过好在,这是有效果的。

银色祭坛汹涌翻滚,猛地窜出一抹尖刺狠狠扎入壮汉的头颅中。那被束缚在岩壁上的青年也被一根突触刺入小腿。两人颤颤巍巍的祈祷顿时化作惨叫,感官目镜清晰地捕捉到无数皮下翻滚鼓起,以极快的速度涌向二人全身。一股肉眼可见的青烟升腾而起,银白的粒子在黑褐色的皮肤中一闪而过。

刹那间,壮汉身上爆开汹涌的银光,将图灵震退两步,口鼻眼高高扬起,伴随着冲天怒吼的同时迸发刺目银光,足足持续数秒才猛地弓下身躯,喘息着大口的粗气。

背对着图灵的壮汉背部升起一张诡异的银色纹身,那是点点银沙般的纳米虫在皮下浮现流动构筑的图样,从形象上看,确实有些邦加图腾的感觉。

“纳米虫人?不……不对,更像是……我。”

外骨骼拆解少许,露出图灵白皙的手指,随着轻轻按压,那里面也能看到类似的银色粒子。

而这两个邦加人在接触眼前的纳米虫群后达成的状态,更像是自己而非纳米虫人。

“有趣……”

外骨骼将手掌重新包裹,捏在一起打出清脆的响指:

“将他们带走。”

“带走?”

邦加大汉猛然回身,双眼中一片翻滚的银白,一抹银色包裹的拳头带着炮弹般的威势朝着图灵迎头砸下——

“我已经神力加身……你觉得,现在还有你说话的份——”

轰!!!!

倒飞而出的大汉将岩壁瞬间击穿,翻滚爆破的声响隆隆远去,直到数秒后才渐渐消失,而那戛然而止的怒吼还仍在岩壁之间碰撞回荡。

幻肢咔咔收回,图灵探出手指擦掉上面沾染的银屑,抬头看向浑身颤抖的邦加青年:

“你也想试试?”

发丝筛响,疯狂摆头。

图灵点了点下巴,万千世界树根须喷薄而出,将其拉入岩壁送往实验室。

拍了拍手掌,根须将有些坍塌迹象的矿洞重新支撑,图灵在银色小祭坛面前蹲下。

看上去能让普通人拥有一些纳米虫的特性,大幅度增强身体素质,不过凡人终归还是凡人,这黑汉子未免有些滑稽了。

不过眼前这祭坛看起来很有研究价值。根据图灵得到的纳米虫知识,这应该又是一种他未曾见过的【阵列】。功效目前来看,是能够赋予人体一些纳米虫的特性,又或许……和自己身上的变化有所相似。

结合从骨蛮记忆中了解到这个组织的秉性,这是否会是为了筛选实验体,实现“进化”宗旨而出现的有阴谋一角?

沉默片刻,灰狐面甲红光微闪:

“伟大的先祖,请赐予你卑微的后人强大的力量,让我们赶走侵袭黄土的邪魔,夺回自由……”

话音未落,一抹突触朝着图灵激射而出,但万千红点从图灵身后喷发而出,汹涌冲击在那突触上,将其瞬间腐蚀分解,炸开密密麻麻的微型爆破。

小祭坛猛然一荡,整个纳米虫阵列疯狂扭曲,上方出现了小规模的腐蚀痕迹。

“哼……看来萤火虫的确能够有效杀伤这些东西。不过那几个邦加人身上的变化倒是有些蹊跷,还需要更多的抽样实验,不能只以这几个人下定论。”

另外,这种小祭坛在西北境内乃至整个邦加到底有多少,是否存在一种特定源头,都是还需更多的调查。不过好在目前可以确认的是,哪怕是虫巢,在战火频发的邦加境内也存在信息隔绝的问题,至少无法正常远途通话,骨蛮的死已经足以佐证。

眼下,他得把这东西带回实验室。

图灵放出萤火虫尝试包裹这些纳米虫,不过很快就失败了。如果想要带走这东西,就需要利用阵列编辑器进行全新的阵列编辑,构筑出具有这种功能的萤火虫阵列才行,而无论是幻肢还是世界树根须,应对纳米虫总归有风险。

略微思忖,图灵下达指令让实验室对这些邦加人进行深度检查,并让世界树开始在整个西北境内探索寻找类似的东西。而自己则就地坐下,打开纳米阵列编辑器开始构筑全新的阵列。

这需要花费数个小时。

……

……

……

邦加境内,某地。

漆黑的房间内闪烁着灯色不一的指示灯。一道娇小的身躯蜷缩在宽大的机械床上,浑身被粉白相间的高反光紧身衣包裹,粗细杂乱的电路膨胀着连接在她的后脑上。

“蝇。”

万千纳米虫飞射而出,在机械床前拼凑出一面漆黑的屏幕,无数微型六边形方格展开之间,露出一道形似蝗虫的硬表面机械头颅。

蝇女抬起头来,无数管道自动脱离后脑勺,头部两块巨大的圆形装置宛如帽子一般挡住脑袋和上半脸,只露出耳边的发丝和洁白的脸颊:

“?”

一个纳米虫组成的问号出现在空气中。

“在西北的沙罗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传回消息了。”

“关我啥事儿……”

蝇女歪了歪脑袋,清脆的声音中夹杂着淡淡的电流。

“世界树在那里,去找到沙罗星,确认他的状态。”

“可是邦加根本没有网络,我不去……”

“你必须去,现在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渗透进去,然后找到沙罗星。”

“我不想去……白蛾和无翅螂都死在千面的手里,那家伙很恐怖的……”蝇女委屈,但蝗虫的声音不容置疑:

“你已经完成了渐变态进化,成为了真正的奥尔芬虫人,我相信你的实力。”

不等蝇女还想要说些什么,屏幕猛然一黑,化作万千纳米虫飘散而去。

“啊?”

蝇女顿时愣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两枚复眼般的巨大机械帽子逐渐溶解缩回身躯,露出淡蓝色和粉色双重渐变的长发:

“万一沙罗星已经在西北挂掉了怎么办……”

“那就潜伏在那儿,等到计划完成下一步。”

“记住,不可轻举妄动,那个叫千面的数据体……给我的感觉和虫母很像。”

蝗虫的声音悠悠回荡,不过蝇女再发问,却没有再传出声音,明显是真的已经离开了。

撇了撇嘴,蝇女的身躯豁然炸开成银色的纳米虫,汹涌翻滚之间迅速消散在房间中。

……

……

……

世界树主根核,活性实验室。

哈迈德的实验团队聚集在这里,围着一块屏幕激烈讨论着,而哈迈德本人则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冲着各种数据皱着眉头。

一侧并排的数个培养仓内泡着好几个邦加人,大量的根须连接在他们身上,将数据实时反馈到旁边的显像面板上。

“这些邦加人的血液有些古怪……能够和这些纳米构成诡异的共鸣,但是……无论是活性科技,还是泰克科技,似乎都无法对这种现象做出解释,感觉就像有着科技壁垒一样……怎么会这样?这太奇怪了……”

哈迈德使劲挠了挠脑袋上的白发,颇有些一筹莫展的味道。而就在这时,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点从天顶的缝隙中飘飞而出,在他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迅速汇聚成一只鲜红的野兽——

“什么东西!?”

“是我。”

红光汇聚的野兽口吐人言,哈迈德眉头一皱,小心翼翼地开口:

“千面先生?”

野兽点了点头:“一些新的实验,这东西你收好,我马上回来。”

话音刚落,还不等哈迈德困惑到底是什么东西,红光汇聚的野兽瞬间散架,化作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点杂糅着无数银流汇聚成一道小小的杯型装置,看上去就像银色的祭坛。而红点则化作类似牢笼的容器将其牢牢封存,内里还有无数红色尖刺钉入其中。

“这是什么东西?”

哈迈德顿时好奇心大起,将其捡了起来,不过千面的声音已经从侧面传来:

“在矿洞里发现的虫巢小玩意儿,和这几个邦加人的状态有些关系。”

墙壁分离,图灵走了出来,挥手让几名齐刷刷站起来的研究员坐下后,走到培养仓旁开始接收数据。

经过数个小时的阵列研究,图灵成功编译出一种特别的阵列,被他命名为【同定】。

能够通过萤火虫构筑入侵已经成型的纳米虫阵列之中,并将其固化,同定在一起带走。当解除这种“同定”状态后,纳米虫阵列会恢复原状,而萤火虫会将其固化在一个同定容器中。

这个状态下的纳米虫阵列将会被大幅度抑制波动,机能,以及信号干扰,因为纳米虫的信号释放本身也是通过阵列形成的。形象点的说法就是,让这一簇纳米虫半死不活,却又能刚好符合研究要求,维持运转。

而且从理论上来说,他编译的这种阵列足以对任何纳米虫阵列起效,包括奥尔芬虫人,只是刚起步,功能性暂时还达不到那么强,但未来可期。

至于那由萤火虫构筑的红色野兽,是图灵利用萤火虫的新尝试。原本只是想试试远程把东西送回实验室,毕竟不方便接触世界树。但在这个过程中却突发奇想将萤火虫构筑成了常规妖械的外形。

最后证实,在邦加的强干扰下,几百米的范围内他的确能够操控萤火虫构筑一种形象并控制其活动,就像奥尔芬虫人一样。

不过目前这个功能还在开发之中,毕竟萤火虫和纳米虫这两种东西存在本质上的区别。目前他构造的萤火虫形象还不够稳定,也不具备任何攻击能力,一碰就解体,但不失为一个极佳的功能性研发方案,等到范围增大,或许能够实现“分身”一样的功能。

“那么情况如何?这些报告是半个小时之前的,你们似乎没有什么头绪。”目光回到眼前,图灵睁开双眼,已经将哈迈德的实验日志接收完毕。

“抱歉……进展缓慢。”见图灵没有向他解释的意思,哈迈德只能收起好奇心,顺着将话题转移到几个邦加人上,“他们的DNA一切正常,除去那两个身体中存在纳米虫的邦加人外,血液组织,肌肉组织,内脏情况等等都很正常,至少从生理机能上,我们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图灵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些先放在一边,先配合我做个小实验。”

图灵说着,四面的世界树根须翻涌,随便挑了两个难民从培养舱里抽出来,再随手开辟了一个新的小房间,并且把游鱼和水螅虫也叫了过来,顺便又挑了两个研究员。

一行人站在实验室里大眼瞪小眼,不知道顶头BOSS要干什么。

等到这一切准备工作完毕,图灵把那祭坛放进了新开辟的小房间中央,向所有人吩咐道:

“我刚刚收缴了一枚来自虫巢的阵列仪器,需要一种特殊的语音密钥才能开启,但这似乎和不同个体的生理机制相关。密钥我已经发送到你们的子体上了,你们依次进去念一遍,我会在旁边记录日志。”

“语音密钥?”

哈迈德目光一动,顿时明白了,看向那小房间的目光顿时有些灼热。

很明显,这些邦加人的异化和那东西有关,这种未知的探秘,作为科学家的他是最热衷的。

不过这密钥内容……怎么感觉有点羞耻啊?

“伟大的先祖,请赐予你卑微的后人强大的力量,让我们赶走……BOSS,你确定这真的是语音密码?不是烟加特编的?”水螅虫试着念了一段儿,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少说废话,去。”

图灵扬了扬下巴,后者嘴角一抽,只能照做。

于是在一种诡异的眼神中,科学家,晋升者,甚至后面图灵又从卡恩那边逮了两个碳变者过来。

哈迈德和研究员虽然接受了子体移植,但本质上是普通人,可以划分为第一组。

而妖神晋升者,本质上是将泰克改造流程替换成妖神系的各种材料,再加上不同的工艺处理构成的妖神体系改造人,可以划分为第二组。

至于图灵自己,则根据他的猜测将碳变者和难民小队成员同划分为第三组。

而最终的结果也让他基本完成了印证——

第一组对祭坛进行祈祷,完全无用。

第二组同第一组的结果一样。

但他,碳变者,难民小队成员组成的第三组,则全部起效,祭坛都出现了一模一样的突触反应。

这样的结果让他不得不确认一点——

自己本体的状态,碳变者,还有难民小队身上的异常,极有可能是同类型的异化,或者说,进化。

结合虫巢对威尔逊公司的密谋,还有那只闻其名的“破蛹计划”,就让他更加肯定这一点。

而这祭坛,明显是虫巢布置在邦加境内,在一众编造的民俗渲染下寻找这一类型进化者的手段。也就是说,只有这么一类进化者在念诵祈祷词后可以触发祭坛的反应。

不过,在三者同源的假设下,图灵身上的融合变化,以及碳变者的“碳变”,都可以理解为肉体进化的状态,但是这帮难民又是为什么?

这个小小的实验结束后,疑点依然又绕回到这帮难民的身上。

图灵遣散大部分人,只留下哈迈德的科研团队,让他们继续跟进实验探究秘密的同时,又通过副脑编译器开始寻找记忆中是否存在自己漏掉的线索。

虫巢对威尔逊公司,或者说对碳变者的图谋显而易见,图灵将方向放在了这上面。最终,他锁定到了萨克斯·威尔逊的录像带上。

老爷子的这份录像带有很多古怪的地方,图灵甚至有设想过他已经被虫巢转化成了奥尔芬虫人。不过这一次看,他捕捉到了曾经被他注意到,但又逐渐忽略的细节

【衰老瘟疫不是瘟疫,而是一种人为的测试。】

【碳变体系,是一种毒药,这条道路是错误的。】

【真正的道路是辐射,辐射才是正确的道路,摆脱巴氏衰老症的道路。】

这些莫名其妙的话,现在看来似乎有了某种解释,如果将虫巢代入进去……

图灵猛然睁开双眼:

“是辐射。”

一旁的哈迈德猛地一愣,回过头来:

“您说什么?”

“奥尔芬能量是否对人体具有辐射的可能性?”

“辐射?”哈迈德眉头一锁,“好像……不太可能?不过这得看是什么情况,以及对辐射的定义。如果说对人体产生影响就能称之为‘辐射’,那么其实大部分物质和射线都具有这样的可能。”

“如果是浓烈的奥尔芬能源对人体造成影响呢?”

“那的确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影响,目前的战争科技能源大部分都存在放射性反应,对于人体具有毁灭性的破坏效应,就连活性波动也会存在类似的影响,只是那并不针对人体。您认为,这些邦加人是受到了重度辐射,才会对那东西起反应?或者说……”哈迈德猛然一愣。

“是那东西在寻找被奥尔芬能量重度辐射过的人。”灰狐面甲红光一闪,图灵似乎得到了答案。

首先那地方是萃取奥尔芬能量的矿洞,那么祭坛安排在那里就非常合理。而壮汉产生反应也是合理的,因为他曾在矿洞中工作,高度萃取汇聚的奥尔芬能量或多或少对他产生了影响。

至于其他的邦加难民,在矿洞观察的过程中图灵有注意到,这帮人似乎是从帝尔特劳教营逃出来的。

劳教,如果也是矿洞工作,再结合巫氏重工和虫巢暗中合作的情况,那么结果似乎就此呼之欲出了。

“完全串起来了……哈迈德。”

“请说。”哈迈德皱起眉头,目光愈发专注。

他也意识到,如果一切猜测属实,那么这将会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发现,也会造成极其恐怖的可能——

人人都得到进化,那没什么。

但如果这些进化后的人能够异常顺利地被注入纳米虫,并且自发性地接受这种东西呢?

不过图灵想到的并非完全是这一结果。

如果说真是如此,那么会不会,有一种被辐射过后的状态,能够将血肉进化到一种超乎想象的状态?虫巢追求的进化,会不会就是这么个东西?

那么目前邦加难民的结果,图灵大致可以将其命名为:

奥尔芬辐射血脉。

为您推荐